马克吕布 Marc Riboud(下)

J6咖啡:

「行摄间」:

【大 师 眼】大师是一面镜子--马克吕布 Marc Riboud(下)

更多大师及其作品欣赏,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摄影与诗歌(微信号:zzw-1028)。


马克·吕布,1923生于里昂。在他14岁时,他父亲给了他一台柯达相机,从此马克·吕布就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克·吕布参加了法国地下反法西斯游击队,反抗法西斯统治。战后,马克·吕布进入位于里昂的EcsleCentrale学院学习机械工程并于1948年毕业。但到1951年,他决定放弃他的稳定的工程师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摄影中。最初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到1952年加入到著名的玛格南图片社。1959年,马克·吕布当选为玛格南欧洲分部的副主席,又于1975年、1976年当选为玛格南欧洲分部主席。

吕布的照片在许多杂志上都有过登载,包括生活、Géo、国家地理、Paris-Match、Stern等。他曾两次获得Overseas Press Club Award,并在巴黎市立近代美术馆、纽约的摄影国际中心(ICP)办过回顾展。本次摄影与诗歌整理出来马克吕布的摄影作品,将分上下两部分推出。


 

伊丽莎白女王号邮轮,美国纽约,1952年

 

新宫,德国波茨坦,1989年。

 

周恩来,在京招待波兰总理约瑟夫·西伦凯维茨的接待会上,中国,1957年。

 

希腊,1963年。

 

摄影比赛,日本,1958年


马克·吕布以他从1957年开始拍摄的一系列中国照片引起中国人的关注。但中国不过是马克·吕布漫长的摄影旅程的一站。说他是马格南摄影师,似乎更能说明他是谁,更能说明他的照片的“来龙去脉”。

马格南图片社创办于1947年,是自由摄影师的组合。现代新闻摄影之父布列松是四个创办人之一。他这样描述马格南:“马格南是一个思想的社区,一种共享的人性特质,一个对事物的好奇心,一个对正在发生的东西的尊重,一个将之视觉化的欲望。”

马格南更是一个自由灵魂的栖息地。摄影师在这里自选题材,自己拥有作品版权,他们拥有同一个使命:“为世界做编年史,并以独特的个人视角对其中的人物、事件、话题和个性做出自己的解读。”
在马格南,马克·吕布找到了两个“导师”:作为抓拍摄影的大师布列松,受过严格的美术训练,作品十分讲究结构和美感,以及罗伯特·卡帕。卡帕说:“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那是因为你不够近”。卡帕本人跟拍摄对象靠得太近——41岁时死于越南战场,在试图拍摄一个完美的冲锋场面时踩上了地雷——但他对摄影的激情和热爱终生影响马克·吕布。


不同于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马克用直觉摄影,见证了越战的残暴、中国“文革”时期文化的倒退,在马克·吕布的镜头下,观者所能感受到的不是世界的平静。马克·吕布的黑白影像里,尽管呈现了很多人性与世界丑恶的一面,但这位大师拍摄这些作品的意图不带有任何偏见,用他的话来说:“只喜欢拍摄很细节的东西,因为上帝是存在于细节中的。”


 

马克吕布的女儿 巴黎 1990年

 

乔迁,菲律宾,1958 年。

 

捷克斯洛伐克卡罗维发利小城,1962 年。

墨西哥阿卡普尔科,1959 年。   

 

纽约,中央公园 1996年


每一张都有光和影

马克多年习惯使用一台莱卡M50,他用小相机,因为不声不响,不引人注目,可以给他最多的抓拍 的机会。他并不是完全不摆布他的摄影对象,但是他做得巧妙,被摆布者往往意识不到。曾有一个上海的摄影师跟他一起去一条狭窄的弄堂里拍照。他让这位摄影师 站在弄堂的另一侧,无形中堵住半截通道,结果行人不得不从他相机前走过。

他习惯大量拍摄。一天下来,可以拍上20卷底片。这大概是一代人的风格。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平均从500张里选一张出来刊用。

但不是量大就可以保证质量。布列松说过,“识别正在发生的事实与严密组织视觉形式来表现并昭示那个事实的重要性是同时和即时发生的。”马克·吕布有那个让事件和形式同时显像的能力。

马克·吕布说:“摄影就是光影的游戏”。看他的照片,每一张都有光和影,线条和平面,角度和构图,不期然,却总是在那里。尤其是他的成名作《埃菲尔铁塔的油漆工》,三角形的钢铁框架里,柔软轻松的人体微微弯曲,仿佛一首飘逸的乐章,一个“让耳朵觉得舒适的和音”。


 

东京, 1958年

 

日本 1958年

 

英格兰 1955年

 

印度 1956年

 

巴黎, 1991


与马克·吕布同时代的摄影大师之作品,以黑白照片居多,一方面因为当时摄影胶片的成像技术仅限于此;另一方面,当大多数人习惯把世界不是以黑,或者就是以白来区分的时候,在这些大师的影像里,还能看到介于黑白之间的灰。

马克·吕布作品的背后,是漫长的旅途——印度、伊朗、越南,以及对全人类的同情心。他最著名的照片之一是《埃菲尔铁塔的油漆匠》,拍摄于 1953年的巴黎。这张照片描绘了一个正在粉刷建筑物的工人,他的造型就像是栖息于塔间的舞者。吕布的照片中常出现单独的人物。在安卡拉,中心的人物剪影映衬着工业背景;在法国,一个男子躺在地上。垂直构图强调了风景、树、天空、水,还有吹拂着的草丛,所有这一切,都围绕着人物而展开。


 

埃菲尔铁塔油漆工,巴黎 1953.

 

日本 1958年

 

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 1955年

 

土耳其 伊斯坦布尔 1955年

 

日本 1958年


马克·吕布始终坚持以局外人的立场,独立的观察方式,冷静又富于艺术感受的人文视角捕捉直觉性的瞬间。

曾经是工程师的他对线条保有执着的痴迷,这让他的作品除了具有细腻的美感之外,还拥有更加精妙的构图和充满诗意的节奏感。同时这名安静的摄影师也是一个自由的行者,他用脚步丈量世界的维度。在他到世界各国旅行期间,他敏感地拍摄当地人民的生活变化,特别是通过一些细微的生活细节反映出一些重大和深远意义的内容。
“我是个拿着小照相机走路的人。我不停地仔细观察周围的东西,有时候会拍下些无关紧要的细节。那使我很着迷,但我并不创作故事。我只是个琐碎细节的收藏者。”马克·吕布曾用这样的言语描述自己长达半个世纪的摄影历程。


 

阿尔及利亚 1963

 

捷克斯洛伐克, 1995

 

英格兰 利兹, 1954

 

阿富汗 1955

 

阿富汗 1956


马克·吕布厌烦的第一个字眼儿是“巧合”。对于能获得一张完美的照片,他并不认为摄影师靠的是运气,所以他说“我不喜欢巧合这个字眼,让人以为是偶然的”。马克·吕布只强调摄影师的“好奇心”和照片能给读者带去的“惊奇”。

“我拍照并不是为了见证历史,而是作为一个陌生人的好奇心。”

马克·吕布厌烦的第二个字眼儿是“客观”,并认为“不论在摄影或其它事情上,都没有客观这回事”。他有一句名言说得好——“我们不是握着机器的机器”。但有意思的是,他同时也反对带有主观成见的摄影。

马克·吕布厌烦的第三个字眼儿是“见证”。他从不认为自己所拍的纪实照片是见证历史,并说“我一点也没想去见证世界,我到世界各地去,或应该说去绕绕地球,我做的是很简单的事,不能用这些堂皇的字眼儿……”

在马克·吕布的画册中,他留下这么一句话作为篇首语:“远胜于某种专业技术。摄影之于我,是一种令我近乎着魔的情感。”


 

科纳克里 几内亚 1960

 

阿富汗 1955

 

伊朗 1955

 

伊斯坦布尔 土耳其 1955

自拍,雷堡市机场,刚果民主共和国,1961 年。


吸引他的是生活本身

作为极受推崇的玛格南图片社最负盛名的摄影师之一,马克·吕布的作品多以真实、朴质又平实的画面展现社会各个层面,很多经典的瞬间已经成为了上 一个世纪的时代缩影,如《埃菲尔铁塔上的油漆工》中宛如歌剧演员般的舞姿;捕捉美国青年反越战场面的《枪炮与鲜花》成了非暴力抗争的象征;1965 年拍摄的《琉璃厂大街》,通过窗口格局把街道分为一系列舞台场景等。

马克·吕布始终坚持以局外人的立场,独立的观察方式,冷静又富于艺术感受的人文视角捕捉直觉性的瞬间。曾经是工程师的他对线条保有执着的痴迷, 这让他的作品除了具有细腻的美感之外,还拥有更加精妙的构图和充满诗意的节奏感。同时这名安静的摄影师也是一个自由的行者,他用脚步丈量世界的维度。


 

莫斯科 1960

 

马德里 西班牙 1988

 

利物浦 1954

 

伦敦 1954

 

巴黎 1953

 

尼泊尔 1956

 

伦敦 1954

 

胡志明 1969

 

菲德尔·卡斯特罗 1963

 

纽约 美国大选 2008


    作者简介    

马克·吕布(Marc Riboud),法国摄影师,1923生于法国的里昂。在他14岁时,他父亲给了他一台柯达相机,从此马克·吕布就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二次大战期间,马克·吕布参加了法国地下反法西斯游击队,反抗法西斯统治。战后,马克·吕布进入位于里昂的Ecsle Centrale学院学习机械工程并于1948年毕业。但到1951年,他决定放弃他的稳定的工程师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摄影中。最初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布列松非常欣赏他。吕布到1952年加入到著名的玛格南图片社。1959年,马克·吕布当选为玛格南欧洲分部的副主席,又于1975年、1976年当选为玛格南欧洲分部主席。
马克·吕布的作品并不一定是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在他到世界各国旅行期间,他敏感地拍摄当地人民的生活变化,特别是通过一些细微的生活细节反映出一些重大和深远意义的内容。他不但用黑白材料拍摄新闻报道摄影,也用彩色材料拍摄,而他的这些彩色作品不但构图精彩,而且色彩优雅、细微。

马克·吕布出版了大量摄影作品专集,其中有《日本妇女》1951年,《加纳》1964年,《北越:面孔》1970年,《中国印象》1981年,《火车和车站》1988年等。


资料来源

  • http://focus.news.163.com/10/0326/18/62NJH31G00011SM9.html#from=relevant

  •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6209381/

  • http://baike.baidu.com/view/143909.htm?fromtitle=%E9%A9%AC%E5%85%8B%E5%90%95%E5%B8%83&fromid=10938959&type=syn

  •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9%AC%E5%85%8B%C2%B7%E5%90%95%E5%B8%83

  • http://www.magnumphotos.com/Catalogue/Marc-Riboud.html

  • http://www.marcriboud.com/marcriboud/accueil.html

  • http://image.fengniao.com/334/3341186.html

  • http://focus.news.163.com/10/0328/11/62S26N7000011SM9.html#from=relevant

  • http://slide.news.sina.com.cn/y/slide_1_63957_80886.html#p=1


[摄影与诗歌]出品


 

 

评论
热度(39)
  1. 落为「行摄间」 转载了此文字
  2. 虫虫J6咖啡 转载了此文字
  3. J6咖啡「行摄间」 转载了此文字
  4. ayuann「行摄间」 转载了此文字
    「行摄间」:
Top

© 虫虫 | Powered by LOFTER